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常熟博物馆收藏有一件明白玉龙首梳(图五),为国家三级文物。长11.8、宽4.5、厚0.6厘米。白玉质,玉色白中微带青。梳背呈拱形,梳柄为龙头作回首状。龙首头部略长,两绺发丝呈弧状,比元代龙纹的长发短。眼睛圆而凸出,眼环饰一周凹槽纹,粗眉紧压双眼。龙口微张,上唇方且有凸起的如意形鼻,下巴有一撮短胡须。龙首与梳背一端相连,两者浑然一体,衔接自然,好似一条完整的龙形。23个梳齿集于下弦,齿呈圆锥形,齿密而间距细小,底端齐平。整件龙首梳构思新颖,造型古朴。唐代以后,玉梳大都不作为梳头用具,而是一种发饰。在敦煌壁画唐时期的人物中有很多头戴各种插梳的贵妇形象,有插于前额上方正中的,有插于两鬓的,也有插于后脑的,可见在唐代盛行梳子作为妇女头部装饰品的风俗。明代有很多习俗沿袭唐宋,包括插梳习俗。明代妇女发髻式样颇多,在发髻上插入梳子,显露梳背,别有风韵。龙是中华吉祥文化中最高等级的祥瑞神物,这件玉梳上的龙纹与统治阶级的御用龙纹相比,少了一丝威严,多了一份质朴,应是民间所用龙纹,单纯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明朝社会已经发展到高度成熟阶段,明代玉器生产和使用的规模胜过宋元,而玉材本身的价值,决定了消费对象以社会的上层人士为主,要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才能佩戴。明代的玉发饰注重对细部的雕琢与刻画,以阴刻线和浅浮雕为主要技法,寥寥几笔勾勒便呈现简约优美的效果。其本身不仅具有装饰性,而且有着深刻的文化内涵。首先,两件明代玉发冠除了装饰性以外,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更是明代等级制度的体现。戴偃月冠者多为文人士大夫,戴梁冠者为朝中文武官员。其次,从玉簪和玉梳上的纹饰可以窥知,当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高度,人们开始注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将装饰性极强的吉祥图案大量运用到玉雕作品中,或谐音,或寓意,鹊梅纹和龙纹凤纹即是如此。以上五件馆藏的玉发饰体现了明代森严的等级制度和人们对世俗愿望的追求,为我们呈现了一种多面性的明代社会风尚。
 
长6.1、宽3.4、高2.5厘米。白玉质,带少许灰黑色沁,底部有两条较明显的绺裂纹。侧视呈倒置的元宝状,中空,上端为弧形,下端一侧内凹一侧平直,底沿琢有两道平行的阴刻线纹,前后各钻一圆孔,用于插簪;左右亦有一长方形扁孔,作何用有待考证。明代文震亨所著《长物志》中提及“冠,制惟偃月、高士二式,余非所宜”。差不多同时代的高濂在《遵生八笺》“竹冠”词条中说“制惟偃月、高士二式为佳”,并将“竹冠”列于《起居安乐笺》“游具”条目下。“偃月”即横卧形的半弦月,馆藏这件白玉发冠外形类似偃月,因此从形制上可以确定它就是文献中所指的偃月冠,明代的偃月冠是文人士大夫戴之以出游的装备之一。
 

长4.3、宽2.5、高2.2厘米。碧玉质,器薄,玉质温润细腻,色泽纯正。外观近似长方体,深腹,中空,冠底呈椭圆形。上端稍拱,浮雕平行的五梁,两侧作卷云状,其下各钻一孔用于插簪针。明代注重恢复汉代礼制,明代梁冠由汉代的进贤冠演变而来,两者形制相似。进贤冠为汉代文吏儒士所戴,冠体用铁丝、细纱制成。冠上缀梁,梁柱前倾后直,以梁数多少区分等级贵贱,如公侯三梁、中二千石以下至博士二梁、博士以下一梁。明代梁冠与明代严格的冠服制度息息相关。《明史·舆服志》中记载,明代在举行大祀、庆成、正旦、颁诏等国家大典时,文武官员要穿朝服,戴梁冠,以冠上梁数辨别品级。其中“官一品,冠七梁,革带用玉,绶用云凤四色花锦。二品,冠六梁……三品,冠五梁……”,由此可知,这件碧玉五梁冠的主人应是明代三品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