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花鸟玉雕的困境

来源:国喜玉雕背景墙制作有限公司 更新时间:2018-12-29 点击率:
中国玉文化的源头在内蒙古的兴隆洼,遗址中部分出土玉器已经装饰了精美的鸟兽纹,即花鸟玉雕的原始雏形。可以说,玉雕有多深厚的历史,花鸟玉雕就有多悠久的历史。然而几千年的发展史中,一方面花鸟玉雕在不断向世俗化靠拢的过程中独立壮大,被众多人所喜爱;另一方面却也在世俗化发展的过程中错过了与绘画艺术的深度结合,以至于进一步向功利化的方向发展。受用者寄希望于花鸟玉雕所表征的吉祥意愿得以实现,反而渐趋忽视题材本身的审美,这种情形反馈到创作层面,造就的局面自然可以想象。原因不难窥探,长久以来,玉雕被视作一个工艺门类,缺乏社会主流文化群体的参与,加之玉雕行业自身的局限与社会的误解偏见,都将当代花鸟玉雕的发展推向了困难的境地。
 

自史前至夏商周三代,玉器作为神权巫术与王权礼制的象征,被奉作沟通天地鬼神的通灵之宝,笼罩着神秘威严的光环(图1)。尽管此时的鸟兽纹玉器和现代意义上的玉雕花鸟相去甚远,但它们作为玉雕花鸟题材的肇始,具有不可否定的开创地位。以现代的眼光来看,此时的鸟首纹玉器因其庄严而神圣,充满着神秘与象征美学。到了礼崩乐坏的春秋战国时代,敬神尊王的礼器开始走向世俗,其神秘色彩消失,而社会功用日益凸显。孔子提倡“君子比德于玉”,《礼记》推崇“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在人格化推崇的社会风尚中,玉成为最高的道德标准,玉器的世俗化也由此滥觞。两汉丝绸之路沟通了中西文明,佛法东渐,道教兴起,凤鸟、朱雀、寒蝉、莲花装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花鸟纹饰玉器也勃然兴起。
 

越过战乱纷扰的三国两晋南北朝,玉雕在统一、稳定、强盛、社会富足的隋唐时代达到发展的一个高峰,玉成为日常生活中重要的装饰品。随着花鸟画成为独立的画科,花鸟的艺术审美功能成为社会的普遍价值,花鸟玉雕的制作也成这个时代风尚。考古这一时期出土的花鸟玉器,不仅数量巨大,而且造型生动,纹饰精美繁复,装饰意味浓郁(图2)。自此,花鸟玉器作为一个独立的玉雕品类在传统的玉文化中绽放。
 

宋代的花鸟玉雕借着艺术的全面繁荣,社会上出现了专门碾琢花鸟玉雕的专业作坊。尽管各种雕工精细、形态优美的花鸟玉佩凸显着当时制玉技术的发达,但终究只是作为一个工艺门类,没有达到花鸟画所追求的艺术高度。而在随后的元、明、清三代,花鸟玉雕的内容题材不断扩大,雕刻技艺更加精湛(图3)。吸收民间吉祥寓意的谐音文化,在装饰生活的基础上增加了寄托各个社会阶层功利诉求的功用,花鸟玉雕由世俗化进一步下移到功利化。尽管乾隆时代做了“纠正‘玉厄’、端正俗样”的努力,但玉雕“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社会审美趋势并没有得到扭转,功利化态势明显。
 
玉雕文化沿着其内在自律性发展,其世俗化过程是不可避免的,花鸟玉雕作为其中的产物也必然走向世俗化。花鸟玉雕的发展历史表明,花鸟玉雕既是玉雕世俗化的产物,又在世俗化的过程中变成社会功利诉求的代言者。这种趋向让花鸟玉雕在创作层面、审美层面越走越窄,流风余韵所及,当代玉雕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极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