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清晨6点,李克生一如既往准时出现在工作室,拿起工具,一坐便是4个小时。40多年,日复一日,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变。
  “停下来手就生了。”今年60岁的李克生是广东省首届玉石雕刻大师、国家玉石雕刻高级技师,广东省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总工会确定为珠宝玉石行业唯一一位“南粤工匠”。
  他创办的玉雕工作室一直以来坚持纯手工雕刻新疆和田籽料精品,多次在国家展览比赛中荣获金奖,其中,就包括今年在深圳文博会上备受关注的“水上漂”鼻烟壶十件套作品。
  每当有人问李克生“雕玉”的秘诀,他总说:“想雕玉,先要雕心。”
  鼻烟壶“水上漂” 技艺堪比明清大师
  16岁那年,李克生进入潮州市二轻玉雕厂,开始踏上“玉”途。用他的话:“不止是我选择了玉雕,也是玉雕选择了我”。
  当时,作为国营大厂的二轻玉雕厂门槛非常高。李克生经过考试层层筛选,跻身三甲,但因未满16岁而未被录取,可异于常人的天赋和潜质被厂长看重,故收为旁听学徒。他十分珍惜这个机会,日日苦练基本功,很快就从学徒转为正式员工,一年后被提拔为技术骨干,一干便是15年。
  改革开放后,一些大厂很难适应多变的市场,慢慢开始落后,李克生于是自己出来“单干”。机缘巧合下,一位古董商人给李克生看了一个老件鼻烟壶,向他感叹历史变迁,如今能将鼻烟壶掏膛掏得像明清时期一样水平的技艺已经失传。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李克生开始着手研究鼻烟壶的制作工艺,决定重拾这项断层的技艺。
  “想要还原古代艺术品,就必须先理解古时鼻烟壶是由何种雕刻工具完成”,可由于找不到任何史料记载这段工艺,李克生只能自己钻研、琢磨。
  无意间,李克生看到父亲生前留下制作潮州传统大锣鼓的工具,突然深受启发,研制出具有弹性的雕刀来针对掏膛的问题。这种工具既类似于古代鼻烟壶掏膛的工具,又根据不同的掏膛程序、力度以及角度而有所不同。
  父亲的工匠精神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小时候看父亲做鼓,父亲常告诉我:‘不要小看这些小工具,他们都可以起到大作用’”。
  通过李克生研究出来的这种掏膛技艺做出来的鼻烟壶,壶口极小,但却能将壶身掏至薄胎,手感圆润、轻若无物、壁如薄纸,放入水中能达到古时所称的“水上漂”之效果。
  用这种工艺做的作品一经推出,便得到了各界的认可,引起了同行的轰动。许多来自北京的鼻烟壶工艺师傅都不禁感叹:“这技艺堪比明清大师。”
  玉雕是做减法的艺术 “想雕玉先雕心”
  “潮州是一个崇尚工艺的古城,平日喝的茶叫工夫茶,冲泡之间甚是讲究。”看着各种工艺师傅一边喝着茶,一边将家具的榫卯做得精准无比,李克生“对那种工艺之美的追求打小就在心底萌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有“玉都”之称的揭阳阳美村成长的李克生,很早便对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些年,时常因为买喜欢的玉而吃不上饭”。
  自16岁入行以来,“玉”已经成为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不仅因为一名玉雕匠人的职业素养,用李克生的话说:“要跟玉去对话。”在李克生的眼中,玉不但美,而且还富含自己的性格。孕育于新疆玉龙喀什河的和田籽料,经过千万年的冰河冲刷,温润柔和,犹如李克生的性格——谦和温厚。
  玉虽美,可自古有云:“玉不琢,不成器”,为了将大自然的造化之美再升华,雕刻是必须的步骤。在李克生看来,玉雕是一个做减法的艺术,“一名雕刻师在玉料上所下的每一刀,都是不可逆的,减少了的玉料就是减少了,不能再增加回去”。所以,李克生把玉雕形容成“带着脚镣跳舞的艺术”,“在惜料与雕刻之间,常常是多一分为过,伤到玉料,少一分不及,艺术效果大打折扣”。这样恰到好处的火候被李克生练就的炉火纯青。“好的雕刻师就是要找到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为自己的每一刀负责,本着一颗对玉石的敬畏的心,化矛盾为美。”
  40多年来,李克生共雕刻作品百余件,欣赏李克生的作品会发现,每一件都有独特的韵味。“一个好的玉雕师需要能够形成自己的创作风格,但更宝贵的是也能够突破自己的风格”。李克生告诉记者,“影响一个玉雕师风格的形成,有很多因素,客观层面上包括学艺时师傅的风格、手法,玉雕师本人所处的人文环境,以及市场上一时流行的时尚产品等;主观层面上,玉雕师自身的性格,以及灵魂本质都会很大程度的影响作品风格与底色。
  因此,李克生常说:“想雕玉,先要雕心,心术不正的人做不出好东西。一个人心中有浩然正气,才能点石成金,将真善美通过石头表现出来,创作出直指人心的好作品。”
  玉雕是艺术与技术的结合 手工雕刻不能断承
  一件玉雕作品要经过审石、设计、打胚、精雕、打磨、抛光等程序,而一个小的部件,光是打磨一项,就要手工操作上百次;稍微复杂一点的,最少也要十几二十天。在李克生看来,玉雕是艺术与技术的结合,一块小小的玉牌,也能在方寸之间展现岭南文化精神家园。他力图使其设计的每件玉雕作品都有文化内涵,有故事性,能启示人生感悟。
  李克生有一个玉雕作品,名为《授渔》,取自“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之意,作品的背后,其实是他对“如何更好的传承玉雕技艺”这一使命的深刻理解。
  “手工雕刻绝对不能断承!”随着工艺品市场的快速发展,机器制造大量取缔手工制造,可这并没有影响与改变李克生传承发扬玉文化的初衷与理念,李克生将他研制出来的掏膛技艺传授给徒弟,但凡有同行登门取经,他也都将其全部传授。
  如今,李克生已经累计带出了60多名徒弟,最小的仅有17岁,多位已经“出师”,还有从江苏、安徽等地慕名远道而来拜师学艺的。
  李克生的两个儿子也受其影响,传承玉雕事业,小儿子李楚还与父亲一同创作多个作品。李楚告诉记者,今年60岁的父亲从事玉器雕琢四十余年,不曾看到他有过一丝厌烦,“像长不大的孩子,每天都在研究他的玩具一样”。
  “我很庆幸,这一生我从事的都是兴趣所在。”李克生说,“工匠精神我认为就是认真、坚持做好自己喜欢的事。”
  李克生的鼻烟壶作品“水上漂”效果。王醒/摄
  清晨6点,李克生一如既往准时出现在工作室,拿起工具,一坐便是4个小时。40多年,日复一日,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变。
  “停下来手就生了。”今年60岁的李克生是广东省首届玉石雕刻大师、国家玉石雕刻高级技师,广东省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总工会确定为珠宝玉石行业唯一一位“南粤工匠”。
  他创办的玉雕工作室一直以来坚持纯手工雕刻新疆和田籽料精品,多次在国家展览比赛中荣获金奖,其中,就包括今年在深圳文博会上备受关注的“水上漂”鼻烟壶十件套作品。
  每当有人问李克生“雕玉”的秘诀,他总说:“想雕玉,先要雕心。”
  鼻烟壶“水上漂” 技艺堪比明清大师
  16岁那年,李克生进入潮州市二轻玉雕厂,开始踏上“玉”途。用他的话:“不止是我选择了玉雕,也是玉雕选择了我”。
  当时,作为国营大厂的二轻玉雕厂门槛非常高。李克生经过考试层层筛选,跻身三甲,但因未满16岁而未被录取,可异于常人的天赋和潜质被厂长看重,故收为旁听学徒。他十分珍惜这个机会,日日苦练基本功,很快就从学徒转为正式员工,一年后被提拔为技术骨干,一干便是15年。
  改革开放后,一些大厂很难适应多变的市场,慢慢开始落后,李克生于是自己出来“单干”。机缘巧合下,一位古董商人给李克生看了一个老件鼻烟壶,向他感叹历史变迁,如今能将鼻烟壶掏膛掏得像明清时期一样水平的技艺已经失传。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李克生开始着手研究鼻烟壶的制作工艺,决定重拾这项断层的技艺。
  “想要还原古代艺术品,就必须先理解古时鼻烟壶是由何种雕刻工具完成”,可由于找不到任何史料记载这段工艺,李克生只能自己钻研、琢磨。
  无意间,李克生看到父亲生前留下制作潮州传统大锣鼓的工具,突然深受启发,研制出具有弹性的雕刀来针对掏膛的问题。这种工具既类似于古代鼻烟壶掏膛的工具,又根据不同的掏膛程序、力度以及角度而有所不同。
  父亲的工匠精神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小时候看父亲做鼓,父亲常告诉我:‘不要小看这些小工具,他们都可以起到大作用’”。
  通过李克生研究出来的这种掏膛技艺做出来的鼻烟壶,壶口极小,但却能将壶身掏至薄胎,手感圆润、轻若无物、壁如薄纸,放入水中能达到古时所称的“水上漂”之效果。
  用这种工艺做的作品一经推出,便得到了各界的认可,引起了同行的轰动。许多来自北京的鼻烟壶工艺师傅都不禁感叹:“这技艺堪比明清大师。”
  玉雕是做减法的艺术 “想雕玉先雕心”
  “潮州是一个崇尚工艺的古城,平日喝的茶叫工夫茶,冲泡之间甚是讲究。”看着各种工艺师傅一边喝着茶,一边将家具的榫卯做得精准无比,李克生“对那种工艺之美的追求打小就在心底萌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有“玉都”之称的揭阳阳美村成长的李克生,很早便对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些年,时常因为买喜欢的玉而吃不上饭”。
  自16岁入行以来,“玉”已经成为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不仅因为一名玉雕匠人的职业素养,用李克生的话说:“要跟玉去对话。”在李克生的眼中,玉不但美,而且还富含自己的性格。孕育于新疆玉龙喀什河的和田籽料,经过千万年的冰河冲刷,温润柔和,犹如李克生的性格——谦和温厚。
  玉虽美,可自古有云:“玉不琢,不成器”,为了将大自然的造化之美再升华,雕刻是必须的步骤。在李克生看来,玉雕是一个做减法的艺术,“一名雕刻师在玉料上所下的每一刀,都是不可逆的,减少了的玉料就是减少了,不能再增加回去”。所以,李克生把玉雕形容成“带着脚镣跳舞的艺术”,“在惜料与雕刻之间,常常是多一分为过,伤到玉料,少一分不及,艺术效果大打折扣”。这样恰到好处的火候被李克生练就的炉火纯青。“好的雕刻师就是要找到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为自己的每一刀负责,本着一颗对玉石的敬畏的心,化矛盾为美。”
  40多年来,李克生共雕刻作品百余件,欣赏李克生的作品会发现,每一件都有独特的韵味。“一个好的玉雕师需要能够形成自己的创作风格,但更宝贵的是也能够突破自己的风格”。李克生告诉记者,“影响一个玉雕师风格的形成,有很多因素,客观层面上包括学艺时师傅的风格、手法,玉雕师本人所处的人文环境,以及市场上一时流行的时尚产品等;主观层面上,玉雕师自身的性格,以及灵魂本质都会很大程度的影响作品风格与底色。
  因此,李克生常说:“想雕玉,先要雕心,心术不正的人做不出好东西。一个人心中有浩然正气,才能点石成金,将真善美通过石头表现出来,创作出直指人心的好作品。”2017首届江苏省玉石文化节暨中国苏州第九届玉石文化节、第七届中国玉石雕刻“陆子冈”杯精品展在苏州市会议中心开幕。市委副书记、统战部部长朱民出席开幕式。
  玉雕是苏州传统工艺美术领域一个重要的门类,苏州玉石文化节和中国玉石雕刻“陆子冈”杯精品展已成玉石行业的年度盛事。本届“陆子冈”杯精品展开设了红色题材展区和佛教文化题材展区以及琥珀蜜蜡展区,1300多件作品来自全国各地,涵盖了新疆、云南、四川、福建、江苏、安徽、河南和辽宁等全国各大玉石主要产区。这些作品造型多变、技艺各异,从巨制到小品,从传统题材到现代主题,展示了我国玉雕行业的整体水平。时值新中国成立68周年、建军90周年和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今年的玉石文化节除特设红色主题展区之外,昨天下午还召开红色主题玉雕作品设计、选材、雕刻艺术风格研讨会,玉雕大师和行业代表在研讨中共同回忆当年的红色记忆,彰显时代主旋律。
  本次玉石文化节还召开了“和田玉及其玉器鉴定评估准则”标准初审会。2015年苏州市玉石文化行业协会受中国标准化协会委托,负责起草“和田玉及其玉器鉴定评估准则”。前天下午,由全国专家学者对此进行探讨和论证。初审会围绕影响和田玉玉器价值的多方面因素,包括产地、产状、玉种、质地、颜色、形体、重量、器型、工艺等级、文化艺术内涵等进行反复商讨,各位专家、学者、玉雕大师在追求专业性和实用性兼顾的同时,以严谨认真的态度做出理性发言。接下来,“和田玉及其玉器鉴定评估准则”草案还将继续听取行业内多方意见,形成初评结果报国家标委会审核。在昨天的开幕式现场还举办了苏州首届玉器电商发展高峰论坛,邀请专家学者和具有丰富经验的电商商家,以讲解、对话、互动交流等多种形式,共同阐述玉雕行业的电商发展趋势,探讨传统玉雕行业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之路。
  据了解,苏州玉石文化节已连续举办了九届,今年同步举办首届江苏省玉石文化节,彰显了苏州作为玉文化发展的重要城市的地位和影响力。经过专家评审,评出最高荣誉奖1件、特别金奖1件、金奖105件、最佳工艺奖1件、最佳创意奖1件。


足球网上投注 足球投注网 外围投注 365体育投注 现金捕鱼 新2网址 皇冠体育 百家乐游戏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网上百家乐 百家乐代理 网页百家乐 现金网论坛 现金开户 现金网 现金开户 现金开户 现金游戏 澳门百家乐 现金网 新2网址 皇冠投注网址 皇冠娱乐 皇冠比分网 皇冠比分网 皇冠比分网 皇冠投注网址 新2网址 足球开户网
Copyright © 2015-2016 澳门百家乐官网|网上百家乐平技巧|网上百家乐玩法|澳门网上百家乐游戏 - 国喜玉雕背景墙制作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