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  

来源:国喜玉雕背景墙制作有限公司 更新时间:2019-05-26 点击率:
上一篇:体现在用户的实际反馈中 下一篇:没有了
2018年,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行业在内的市场准入,强调政策落实“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人民银行易纲行长随后宣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
陈雨露介绍,目前,绝大部分措施已经落地,在持股比例、新机构设立、业务范围拓展、金融市场开放、银行卡清算、非银行支付、信用评级等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获得了国内外金融界的积极评价。近期,银保监会又宣布了近期拟推出的12条对外开放新措施。
下一步,将对标高水平开放的要求,继续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一是继续推动全方位的金融业对外开放,确保各项措施落地实施,积极研究新的开放措施;二是加快转变开放理念,过渡到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实现系统性、制度性开放;三是优化营商环境,提高政策制定透明度;四是将扩大开放和加强监管密切配合,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欢迎外资金融机构和境外投资者积极参与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进程,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问题导向决定了政策导向;政策导向基于并决定了金融体系的整体结构调整;结构调整的目标是使金融体系发挥其服务实体投融资需求和风险管理两大本原功能。”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表示,问题导向决定了2018至2019年的金融政策导向,当前对金融工作的部署正是基于中国持续存在的三个“两难”问题。
第一,为什么我们国家拥有巨额金融总资产,但发展质量不够,大而不强?2018年年末金融业总资产268.24万亿元,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是7.68%,都是全球较高水平,都是全球较高水平。但金融服务贸易规模小、占比低、逆差持久、竞争力不足,人民币在国际结算中的份额并不高,国内和国外地金融市场还未充分贯通。实际上金融业增加值已经包含了风险溢价,换言之金融业事实上面临着服务实体与承担风险的“两难”。
第二,为什么我们国家流动性分配但实体经济面临融资难、融资贵?货币进入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不畅,创新表外业务嵌套复杂,价格僵化,利率双轨制仍然并行,存贷宽还存在着基准利率管理,商业车险价格长期保险预定利率的限制仍然存在,这就导致了价格管制则融资难,放开价格则担心融资贵的两难。
第三,为什么我们国家拥有最完备的金融管理体系,但是防控系统性风险的形势仍然严峻?宏观上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杠杆率结构性风险仍然较高,经济下行可能引发债务偿还风险,房地产价格波动会带来资产价格的贬值风险。在微观上金融创新形成了复杂的金融产品体系,金融机构的关联性增强,促使风险同质共振,这就导致了加杠杆则引至未来的风险金异步膨胀,而严监管去杠杆则可能使当下的风险显性化的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