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银行都提到未来转型金融科技

来源:国喜玉雕背景墙制作有限公司 更新时间:2019-04-17 点击率:
  智能垃圾箱与垃圾分类,好比电脑与互联网,记者在上海新国际展览中心的展会现场看到,此次参展的至少几十套各种各样的智能垃圾箱,它们不仅在外观上很潮很酷,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工业设计;而且,无一例外地都接入了互联网服务,具备物联网感知、大数据分析、金融结算等功能。
    国外的互联网银行,主要是服务创新为主,就是整个的服务企业,而我们国内互联网银行就完全是商业模式创新了,编造一种商业模式出来,这是国内和国外它的出发点还是有很大的不一样。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杨行长、各位专家,去年是参加评选,主要是直销银行2.0。其实我们民生做这直销银行一直往前多做了一些创新。去年是2.0,今年是3.0,把整个的一个发展思路给大家汇报一下,也请各位专家批评指正。
  第一,我们想做3.0,其实怎么样看市场趋势。企业前十年可能大家追求的是渠道,现在的后十年大家都非常注重于户用,但是都体验用户把握得好,发展会更稳健,ABC支持了产业的升级,还有ABC支持了消费升级,当然ABC也真正让用户和渠道包括一些平台都能够打通,这个是我们认为数字化的趋势能够把他们都联合打通。
  第二个,近期我们一直去做国外的调研。国外的直销银行发展比较快,现在也呈现了很多的形态,有的叫直销银行,现在英国叫挑战者银行,现在还有开放银行,我想这都是一个互联网+背景下的一个银行数字化转型的一种形态,整个发展还是正向的趋势,而且对应的互联网银行的规模发展,应该也是越来越大。这个也是国外的实践。
  国内其实也发展得很快,互联网银行里面,已持牌的有微众、网商、新网、百信,这是互联网业态的。后面有很多上市公司都发了公告,就是继续持牌,京东和招商都陆陆续续报了材料,大家对互联网业态还是比较看好的。比较一下国外的互联网银行和国内的互联网银行,我觉得也是有很大的差别。
  国外的互联网银行,主要是服务创新为主,就是整个的服务企业,而我们国内互联网银行就完全是商业模式创新了,编造一种商业模式出来,这是国内和国外它的出发点还是有很大的不一样。在这个背景下,我想还有一些共通的地方,就是技术背景下面,无论是企业还是渠道还是平台,包括用户C端都越来越重视自己的数据。无论是产业链的数据还是用户消费者行为的一些数据,大家也都越来越认为,这些是有价值的。以前可能是BATJ对应的数据价值挖掘是比较充分的。现在越来越多一些企业对这种价值认同越来越强。所以他们也希望能够把这些数据用到极致。但是他们用的这个路径我们也做过一些调研和分析。首先,他们需要做的应该是他的产业链,产业链的一些数据第一优先。后面用着用着,他们也想知道他的一些产品和服务客户的一些行为,接着往下沉到用户行为。所以这些数据第一它的柔性化生产或者整个平台个性化的交易的一个驱动。这是第一个,叫科技价值。
  后面,它因为有这些数据完成了以后,它是不是也想到数据能变现?所以在这里面也尝试过很多方式去做数据的变现。比如典型的就是搞交叉销售,也做一些事情。但是弄去弄来,如果从产业链上面下来,可能做交叉销售最好的交叉销售金融能变现,所以大家做数据变现第一个做的是金融,这是我们大家所说的数据首先是产业数据。后边产业数据变成了金融变现变成金融数据,这是我们在这里面是有很多的机遇,除了BATJ或者但凡大一点的公司都这么想,而且数据的应用,像腾讯都提供了工具,都变成了可能,以前觉得不可能了,现在都变成可能,所以都去自己实现。
  在这里面银行面对新的市场需求,就是怎么样来去做?其实各家银行看到各家银行的年报都在提,没有哪一家银行没有在战略里面少了金融科技这四个字,所有银行都提到未来转型金融科技。转怎么转?我们结合工作实践提出来,特别是在互联网银行。数字银行我觉得应该还有一条路,我今天描述的是互联网银行,在传统的商业银行做互联网银行发展的一个路径。
  第一个路径,就是学习最早的余额宝,高收益理财去做一做。
  第二个,电子钱包,会员体系包括一些小额贷款。这个我觉得各家银行也做了一些尝试,效果还不错。
  现在强调3.0,是不是深入到一些行业,通过BBC,要做成开放金融云,包括引入产业AOC等等,这个我觉得都是应用模式,我觉得在我们实践过程当中,觉得客户需求还是很容易满足的,所以还是做了一些尝试。
  在做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强调的银行未来客户触点两种模式,一种就是超级APP,就是APP的模式,移动金融的模式。还有一种无处不在的API模式,在这里银行熟悉熟知的超级APP模式,超级API模式还在探索阶段,这里面有很多机会,BATJ这些巨头也提出来,特别是腾讯明确提出来,超级APP流量见底的时候,一定是往超级API方向去走的,这个在2016年腾讯明确提出来了,因为流量见底,后面要嵌入,就是走向超级API。但是超级API遇到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后面提到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数字化、信息化程度不一样,要去嵌入超级API实践过程当中还有很多的一些标准化的,包括数据的共享,还有对应的数据价值变现所有的这些商业上的一些事情没有一个既定的标准,在这里面就是一事一议,所以要形成超级API,包括BAT它做这件事的时候都寸步难行,但这绝对是一个趋势。
  后面这里是一个运营,为什么大家都要去做互联网银行?或者成立专门拿一个牌照去做,就是轻运营模式。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把资金资产产业它全部都能够打通,在这个平台上。后面对应的我们也介绍了我们民生直销银行当中引入了这种平台API的服务合作模式的时候,其实创造价值就是平台与平台之间的卡通,卡通定律就是它的价值,就是绿色的这一块,排放平台更有价值,C往下走,对应的价值就形成了一个增量。但是这个增量,就是平台和银行之间有一个(分论)的原则,这是我们民生银行对应的2017年分了5、6千万,2018年分了1.2亿,2019年预计像这种价值的分享超过3个亿。当然这里面所提到的,在做的过程当中,应该有一些合作伙伴,民生银行在这里面也做了很多的一些创新。谢谢大家!整体上,每个垃圾箱“模块”就像一个大号的银行自动柜员机——市民在触摸屏前,通过读卡、扫码、甚至人脸识别登录账号,选择要投放的垃圾种类,相应的“废纸”“旧衣物”“塑料瓶”“旧金属”等垃圾桶的舱门会自动打开。等到垃圾投放完成,设备会自动进行称重,为用户账户充入积分,可以用来消费。记者算了一下,一个饮料瓶大约值4分钱;每公斤废纸值8角。
  在大量的参观者中,有几位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们在一排智能垃圾箱前认真听取介绍,当他们听到展商谈到,这些垃圾箱可以“吃”打上二维码的垃圾袋,进而能对扔垃圾的行为进行分析、追溯,他们很激动地说:“我们找的就是你们。”
  记者询问后得知,这几位参观者是福建厦门的政府官员,此行专程来沪参加环博会,核心任务就是为当地垃圾分类和垃圾回收工作寻找解决之道。
  事实上,政府官员似乎的确对智能垃圾箱特别有兴趣。几分钟内,在另一个展台上,记者又碰到了一个来自浙江湖州的政府参观团,他们也是希望通过环博会,为垃圾分类找到企业界的合作伙伴。在他们看来,智能垃圾箱似乎已经是推进垃圾分类的重要基础设施,就如同电脑之于互联网一样重要。
  上海被视为“互联网+垃圾分类”的重中之重中国可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秘书长潘永刚告诉记者,“互联网+垃圾回收”可能是“互联网+”领域“最后的风口”。这个行业诞生在2015年前后,但是一直不温不火,关键原因在于企业无法在成本和收益间找到平衡。
  不过,“互联网+垃圾分类”的第二波创业潮在去年风起云涌,主要原因是政策环境变了:根据国务院要求,今年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将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2020年,全国46个重点城市要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
  面对自上而下的垃圾分类任务,地方政府对于行业的态度出现了显著变化。许多政府愿意为智能垃圾分类企业提供便利,最重要的是帮它们免费落实场地,有些甚至愿意提供资金支持——某些城市,政府为推进垃圾分类,企业可以拿到的最高补贴为每户居民每年近400元。
  政策的变化,为行业注入了明确的前景。此次前来环博会参展的企业,“身世”五花八门:有的是纯互联网团队主动向垃圾分类靠近,有的是从环保主业向互联网转型。是风口,自然有资金汇聚。本次环博会上租下最大展位的“章鱼回收”是一家成立不久的企业,CEO陈懿焱告诉记者,今年他们打算在全国投放3万组智能垃圾箱,按每组设备投入5万元计算,不包括运营费用,今年他们就要花15亿元。另一家决心大干一场的是“猫先生”,负责人杨均溢透露,他们计划今年在全国推广智能垃圾箱,保底数量也将达到五位数。
  值得一提的,相关企业都把上海这座在全国首先为垃圾分类立法的城市,作为了“互联网+垃圾分类”的重中之重。陈懿焱说,“章鱼回收”今年在上海的投放量是全国的1/5。杨均溢则表示,“猫先生”虽然起步于江苏,但是已经把运营总部放在上海。
  “同质化”困局待破,企业先拼商业模式风口总会有泡沫,哪怕是“最后的风口”也不例外。虽然仅仅在环博会上,不同厂家、不同型号的智能垃圾箱就有几十种,但功能设计大同小异。通过与展商的交流记者发现,智能垃圾箱的后台技术也相差不大。
  一家上海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原先做的是新零售,产品是自动售货机;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们注意到了智能垃圾箱的机会,于是开发了垃圾箱产品,以低价为优势,卖给相关企业,“按我们的理解,垃圾箱和售货机差别不大。”
  有限的技术门槛,使得产品的同质化变得合乎逻辑。为突出竞争优势,“有想法”的企业必然要在商业模式上动脑筋。陈懿焱说,他们不卖设备,而是要为一个地区提供整体化解决方案。他们公司已在上海等不少地区建立了终端维护、清运、分拣的团队,希望能覆盖整条垃圾产业链,并聚焦于其中最有价值的几个环节:“分类之后的塑料、纸张,非常值钱。”
  猫先生的经营则显得更“轻”一些。他们不打算在清运、分拣等环节投入资金,而是要专注于最前端,也就是垃圾收集,其他则完全交给合作伙伴。比如,垃圾处置将分包给成熟的环境服务企业;智能垃圾箱的大屏,则外包给广告传媒公司。杨均溢说:“我们只是建一个平台。”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垃圾分类很实在,说到底,得靠垃圾赚钱。这个行业很复杂,标准化程度不高,以前都是靠“游击队”支撑。如今,行业在转型,越来越规范。在此过程中,企业的盈利能力与精细化运营水平息息相关。
  对于行业的“高热度”,可再生资源协会的潘永刚建议要保持平常心。他说,这个行业现在主要靠政府投入,短期没问题,但长期来看,必须要形成合理的回报模式:“协会对此非常关注,也想提醒大家,在这个行业赚钱可能比你想象的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