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生产制造企业需要智能化、数字化生产服务体系,供应链管理协同是工业互联网深层次应用的方向之一。而传化智联工业互联网服务平台正是一个让生产制造企业协作更顺畅的工业互联网服务平台。”传化智联副总裁项天成说,传化智联的智能物流系统(SAAS)能帮助制造企业实现“全网调度、全网监控、一单到底、智能决策”,推进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目前,传化已经在全国运营了40多个公路港,初步形成全国化的网络,优化整个公路物流体系。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指导,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联合主办的2018工业互联网峰会开幕式近日在北京举行。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会上强调,今年工信部将深入实施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战略,开展工业互联网发展“323”行动,打造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推进大型企业集成创新和中小企业应用普及两类应用,构筑产业、生态、国际化三大支撑,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再上新台阶。
  建设三大体系
  工信部总经济师王新哲表示,目前工信部正在制定2018年工业互联网专项,将重点支持工业互联网网络体系、平台体系和安全体系三大体系的建设。其中,网络体系是基础,平台体系是核心,安全体系是保障。工业互联网在我国的市场空间也同样巨大。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专家测算,2017年我国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规模约为5700亿元,2017~2019年,年均增长约为18%,预计2020年将达到万亿元规模。据权威机构估计,在未来20年中,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至少可带来3万亿美元左右的GDP增量,将为制造业升级和经济持续增长注入巨大的发展动力。
  去年年底,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工信部表示,到2020年,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将初步形成,有望建成10个左右跨行业、跨领域,能够支撑企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生产的企业级平台;到2020年,我国还将培育30万个面向特定行业、特定场景的工业APP,推动30万家企业应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运营管理等业务。届时,工业互联网平台对产业转型升级的基础性、支撑性作用将初步显现。
  化工平台方兴未艾
  “当前,我国已形成比较健全的工业互联网产业体系,工业互联网应用正由家电、服装、机械等向石化、钢铁、橡胶、工业物流等领域普及。”苗圩表示。
  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副局长刘杰介绍说,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创新活跃,装备、自动化、工业软件、信息技术和制造企业从不同领域积极推动平台发展,目前已经形成超过30个工业互联网平台。部分平台企业能够在航空航天、装备制造、信息电子、冶金、石化等行业精耕细作,在质量优化、工艺优化、设备预测性维护、供应链协同等方面形成一系列创新应用,并逐步培育起一个工业应用的创新生态。2012年11月,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又提出了亚洲工业遗产的特点:强烈表现出人与土地的关系,在保护的观念上应该突出文化的特殊性。
  那么,中国的工业遗产又有哪些呢?从价值上来说,中国各个时期的工业遗产主要体现在对中国特殊的工业化进程的见证上。
  例如近代遗留的工业遗产,是在社会发生巨大动荡的时期,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时代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中国近代工业并不是当时科学技术发展的直接体现,而是在错综复杂的历史中留下的“自强不屈”、“实业强国”的深刻烙印。而中国现代工业,是在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援助下建立起来的,经历了大跃进、三线建设等历史阶段。改革开放以来,从“三来一补”到成为“世界工厂”,高速工业化过程迅速缩小了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工业化之路不同于欧洲、不同于南美,也不同于亚洲的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工业遗产便见证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历程,是我国工业建设的纪念碑。
  因此,中国工业遗产的核心价值具有独特性,无法被取代,应该采取相应措施重点保护起来。
  从“负担”到“富矿”
  其实,在工业发展起步较早的西方国家,较大规模的研究与实践已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使工业遗产焕发了新的生机。鉴于此,一批国内建筑学者、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开始了国内工业遗产的价值挖掘。 市场空间巨大中控科技集团创始人褚健认为,构建以企业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将以企业实现工厂区域的信息全集成为突破口,搭建全集成的工业大数据平台。以集成化、数字化、智能化手段解决生产控制、生产管理、企业经营的综合问题,让企业能始终掌握自身发展工业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的主动权。
 
  在网络基础方面,重点推动企业内外网改造升级,为工业全要素互联互通提供有力支撑。平台体系方面,着力夯实平台发展基础、提升平台运营能力、推动企业上云和工业APP培育,形成“建平台”与“用平台”有机结合、互促共进的良好发展格局。安全保障方面,着力提升安全防护能力,建立数据安全保护体系,全面强化工业互联网安全保障能力。
  此外,工信部正在组织推进2018年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和新模式应用项目,要求有技术实力、有产业资源的企业与用户共同组成联合体进行申报,重点促进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技术集成应用和关键短板装备实现新突破。
  2017年年底,工信部正式公布第一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上海的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外白渡桥等6个工业遗产项目名列其中。
  其实,在工业发展起步较早的西方国家,较大规模的研究与实践已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使工业遗产焕发了新的生机。在中国,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也走过了从民间呼吁到国家重视的历程,全国意义上的工业遗产的新时代正在到来。
  何谓中国的工业遗产
  随着生产方式的不断变革,新型工业蓬勃发展,一些传统工业呈夕阳之态。如何处理遍布城市的旧工厂,曾一度成为城市建设的难题。
  2003年,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在俄罗斯召开第12次大会,通过了《下塔吉尔宪章》,提出:“工业遗产是工业文明的遗存,具有历史的、科技的、社会的、建筑的或科学的价值。这些遗存包括建筑、机械、车间、工厂、选矿和冶炼的矿场和矿区、货栈仓库,能源生产、输送和利用的场所,运输及基础设施,以及与工业相关的社会活动场所,如住宅、宗教和教育设施等。”这是国际社会对工业遗产概念的公认界定。
  专家指出,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工业互联网空间巨大,在推动化工等行业改造升级、培育新动能方面,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不断催生新模式、新业态和新产业。
  市场咨询机构YoleDevelopment预测,2020年全球工业互联网使用的专门传感器预计超过300亿件;工业互联网接入机器设备数量将呈爆炸式增长,2015年达到26亿件,到2021年,这一数字将超过100亿件,实现高达25%的年复合增长率。
Copyright © 2015-2016 澳门百家乐官网|网上百家乐平技巧|网上百家乐玩法|澳门网上百家乐游戏 - 国喜玉雕背景墙制作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