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上一篇:旅游休闲产业培育成为经济支柱 下一篇:没有了
阎庆民表示,金融要素的供给最终要以金融产品为载体才能实现,要注重提高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的质量与可获得性。主要有以下方面:
一是提高金融产品的适应性。目前,金融机构在设计金融产品时,出于利润和安全等因素考虑,更倾向于大型企业、国有企业,忽略了我国实体经济是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经济结构。金融机构应从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原则,针对实体企业堵点、痛点、难点开“药方”,下大力气提升服务质量。
二是增强金融产品的灵活性。去年,我国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较为突出。中央高度重视,相继推出各项缓解措施,包括人民银行设立了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商业银行也优化了循环授信和贷款业务。但是可能感觉这个灵活性方面还是不够。
三是要提高金融产品的复合性。实体企业的金融需求受所在行业、规模、发展阶段等不同而千差万别。金融产品过于“单一化”、“同质化”增加了企业的搜寻成本负担,金融机构可考虑研发复合型产品,全方位、多角度匹配企业需求。
四是丰富金融产品的避险性。实体经济对金融的需求不仅是融资,还要考虑怎么避免市场风险,信用风险,包括利率的风险。要深入了解实体经济需求,以更具前瞻性、创新性的理念,设计和提供更多避险工具,帮助企业建立健全风险管理机制,提升整个经济社会抗风险能力。
金融监管是维护市场安全稳定的基础,促进金融监管提质增效是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保障,阎庆民就该问题提出四点看法,认为当前我国经济环境、外部因素多变,监管机构目标多重,政策有效性降低。金融监管政策要有连续性和稳定性,形成稳定预期,有效增强市场信心。
首先,增强金融监管的一致性。金融监管水平与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发展程度相适应,既不能因为监管能力不足导致实体经济发展受阻,反过来讲也不能监管过于超前而制约了金融要素供给。
第二要增强金融监管的协同性。主要是在分业监管前提下,如何在金融委的领导支持下,协调联动,形成监管合力。
第三是增强金融监管的有效性。首先,要加快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步伐,完善发行、上市、退市、交易、并购重组等一系列规则;其次,压实中介机构的责任;第三,优化交易监管制度,不允许行政干预股指,最大限度实现投资者的公平交易;第四,强化交易全程监管,督促上市公司准确、完整、及时披露信息;第五,提升违法违规成本,加快推进《证券法》等法律法规修订,实现持续监管和精准监管。第六,构建多渠道提高投资者教育和保护的阵地;第七,进一步推动债券市场统一监管,形成统一的债券市场(国债、金融债、公司债、企业债、中期短期融资券等)。
第四是要增强金融监管的安全性。要始终坚持党对金融监管工作的绝对领导,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各项战略部署,强化监管主体责任和分工,提高科学决策水平,稳妥处理好股票质押、债券违规、私募基金、地方交易场所等重点领域的风险,切实维护金融稳定安全。